文强喜欢写作,可惜写出来的小说没地儿发表。前些天,他一狠心,花钱自费出版了一本小说。

  书是印出来了,两千多本呢,摆在家里也不是个事,老婆兰花天天絮叨,说他败家,花钱弄回一堆垃圾,文强就寻思着卖一些收回一点成本。于是,他就蹬着自行车,花了两天工夫,将书送到市里的各书店,好话说尽,恳请店主代销,提成多多。

  转眼过去了一个多月。这天,文强兴冲冲地去各书店收书款,不料,却白跑一趟,他的书居然一本都没有卖出去,有两个店主还拉着他,让他把书带走,说放在这儿白占地方。

  文强只能感叹世道不好,文学没有市场。他将书绑在自行车后座上,失望而归。

  前面是一个斜坡,文强力气用尽,只能下车推着自行车上坡。上到半坡的时候,突然后面有人喊他:“喂,你那书卖吗?”

  文强心中一喜,急忙停下,回头一看,见是一个二十岁出头的小伙子,站在一辆轿车旁。文强激动啊,这可是他的第一个读者,忙说卖、当然卖。

  小伙子问多少钱一本啊。

  文强说定价三十多,但我给你打折,十块钱一本。

  小伙子犹豫了一下,摇头说算了,太贵了。

  文强哪肯放弃啊,好容易遇到一个对自己的书感兴趣的人,知音难觅,可不能错过。他一咬牙,说五块一本也行。

  小伙子回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车,掏出十块钱,说好吧,我买两本。

  两本?文强更是激动,忙抽出两本书递给小伙子,还主动说:“这书是我写的,要不要我给你签上名字?”

  小伙子挺惊讶,脸上露出崇拜之色:“原来是大作家啊,太了不起了。不过,不用签名了。”

  说完,小伙子拿着书往后走了两步,一弯腰,将一本书垫在了车轮下,然后走到车的另一侧,将另一本书也垫在车轮下。

  文强都看傻了。

  那小伙子垫完车,拍拍前车窗说,好了,下来吧。

  车门一开,下来一位美女,满脸不快,训斥他:“丢死人了!手闸都不好使!明儿赶快给我换车!”

  小伙子说行,马上就换,这破地方,连块砖头都找不到。说着,拥着美女,嘻嘻哈哈地离开了。

  剩下文强傻呆呆站在那儿,双眼看着车轮下自己的巨著,都快哭了。

  这时候,从坡下上来一个老头,一路东张西望,突然看到车轮下的书,顿时两眼放光,自语道:“这谁啊?这么新的书,咋拿来垫车轱辘啊?”快步走近,弯腰抽出书,饶有兴趣地翻看起来。

  这才是爱书之人!这才是知音啊!文强重新激动起来,刚要上前搭话。老头发现了另一车轮下的书:“呀!还有一本!发达了!”绕过去弯腰又捡了起来,在手里掂了掂,高兴地自语,“两本至少一斤,起码换半斤盐!”

  说完,老头就抱着书喜滋滋地掉头往坡下走。那儿,停放着一辆装着废品的三轮车。

  文强再次傻了眼,难道自己的书真的只能当废品吗?他呆了半晌,哭笑不得地正要离开,身边那辆汽车突然慢慢动起来。

  文强大惊,慌忙冲老头喊:“溜坡了!快把书拿回来垫上!”

  那老头好像是耳背,头都没回。

  汽车向着老头溜下去。

  文强急得跳脚,危急关头,他一转身,从自行车后座抽出一摞书,迅速地垫到了车轮下。

  汽车停住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