张建和李梅是一对普普通通的夫妻,他们生了两个孩子,只差一岁多,一个叫小宝,另一个叫小贝。

  这天周末,张建带着孩子去了父母家。吃完晚饭回来,四岁的小贝气呼呼地向爸爸告状:“爷爷好偏心!他只给哥哥剥虾,不给我剥虾!”

  张建回忆了一下饭桌上的场景,好像还真是这样,不过在他看来,这也不能证明父亲偏心,父亲只有一双手,能照顾好一个孩子就不错了。都是他的亲孙子,有什么可偏心的?

  可惜现实很快给了张建当头一棒。这天,张建给两个儿子各泡了一杯奶茶,小宝一看,嫌蓝莓味的太酸,非要抢小贝那杯蜜桃味的。小贝当然不干,一番争抢后,奶茶洒在了小贝的手上,而小宝的手也被弟弟的指甲给划伤了。

  这时,张建父亲正好打电话来,听到孩子们的哭声,忙问发生了什么事。张建讲了一下情况,说:“小贝的手被烫得起泡了,疼得受不了,怎么哄也没用。”

  父亲轻描淡写地说:“小孩子嘛,这种事是难免的,过上一两天就好了。”

  张建接着说:“我正批评小宝呢,他的手不过有几道划痕,还大呼小叫的,不知道让着弟弟!”

  没想到父亲一听就急了:“什么?小宝受伤了,你怎么不早说?我现在就过去!”

  半小时不到,父亲便拎着一个袋子,气喘吁吁地赶到了,一进门便把小宝搂到怀里,看着那几道划痕,心疼得眼泪都快流出来了。

  张建实在忍不住了,提醒父亲:“爸,小贝手上的泡你要不要看一下?”一旁的小贝还在抽抽噎噎地哭着,一脸委屈的表情。

  父亲根本没接茬,他把袋子里的东西都取了出来,除了一大堆零食,还有一整排的草莓奶茶,他对小宝说:“这些都是你爱吃的,以后想吃什么,爷爷给你买什么!”

  小宝脆生生地答应着,小贝“哇”的一声哭了出来。张建想跟父亲据理力争几句,但看着父亲满头大汗的样子,还是把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。

  到了晚上,李梅下班回家后,张建忍不住问她:“你有没有一种感觉,我爸对小宝更好一些?”没想到李梅白了他一眼说:“我还以为你这个书呆子永远都看不出来呢!”

  “啥?你早就发现了?”张建有些惊讶。

  李梅不答反问:“我先问你一个问题,你觉得你爸为什么偏心?”

  张建挠挠头说:“这……我也不清楚,不过很多老人都是对长孙更好,可能是因为这个……”

  李梅撇撇嘴说:“跟这个没关系,你爸不喜欢小贝,是因为他跟我姓!”

  张建一下子愣住了,很快如梦初醒。张建和李梅都是独生子女,两人婚前就商量好了,婚后要两个孩子,一个跟父姓,一个跟母姓。这事遭到了张建父亲的强烈反对:自古以来子女都是随父姓,我儿子又不是上门女婿,凭什么让孩子随母姓?但张建也有自己的理由,现在是新时代了,孩子随母姓的情况越来越常见,何况老大不还是跟自家姓吗?

  父子俩谁也说服不了谁,不过给孩子取名的权利毕竟在张建手里,父亲也是干瞪眼没办法。

  好在小宝的出生化解了父子之间的芥蒂,当爷爷的简直把小宝捧在了手心里。几年时间过去了,张建早就把这茬给忘了,没想到父亲非但没放下,反倒因为姓氏的问题,对两个孙子厚此薄彼。张建决定找机会和父亲谈一谈。

  还没等张建找到这个机会,父亲便因为心脏病突发住进了医院。父亲未雨绸缪,直接写下了遗嘱,把自己名下的两套房子全都留给了小宝。

  张建很难接受父亲这种做法,这份遗嘱分明就是针对小贝的,要剥夺他的继承权。于是,张建找到父亲说:“爸,小宝是你的亲孙子,小贝也是你的亲孙子,你不能这么厚此薄彼呀!”

  “那能一样吗?”父亲没好气地说,“一个是老张家的人,一个是老李家的人,我的财产当然要给自家人!”

  张建说:“我在乎的不是分财产,我害怕的是一对亲兄弟,让你这么搞,将来成了仇人!”

  父亲“哼”了一声:“这会儿知道麻烦了?早干吗去了?我当初劝你们,别给孩子乱改姓,你们听得进去吗?”

  张建辩解道:“随母姓怎么能叫乱改姓呢?做母亲的十月怀胎,饱经辛苦,难道连这个权利都没有……”

  父亲挥挥手打断他:“你媳妇有权利,你老爹就没权利了?怎么分配我的财产,难道不是我的权利?”

  张建叹了口气,父亲这么固执,看来是没办法说服了。但为了两个孩子的健康成长,这事必须想办法解决。正所谓一物降一物,他突然想到了乡下的爷爷。不过张建并没有什么把握,因为他不知道老爷子会站在谁的立场上,他年纪更大,会不会比父亲更保守,更不能接受孩子跟母姓呢?如果是那样,事情就不好办了。

  事实证明张建的担心是多余的,老爷子在电话里听明白事情原委后,完全站在张建这边,他中气十足地说:“这小兔崽子,简直是花岗岩脑袋,这事儿你就别管了,让爷爷帮你敲打敲打你爸!”

  讓张建没想到的是,这次父亲的轴劲上来了,连爷爷都没法压服他,他在电话里说:“爸,啥事我都能听你的,唯独这件事不能,我也是为了咱老张家的根脉,你别被那个小兔崽子洗了脑子!”

  张建也搞不清谁才是小兔崽子了,只能发出无奈的苦笑。连老爷子出面都没法解决的话,这问题还有解决的可能吗?

  但老爷子似乎很有信心,隔着电话张建都能感觉出来,他说:“我还有个看家法宝没使出来呢,本来不想使的,现在看来不用是不行了,你就等着瞧吧!”

  才隔了一天,老爷子就打来电话:“你现在就可以带着我那俩重孙去你爸家了,我保证他会一视同仁!”

  张建将信将疑地带着小宝和小贝去了父亲家,是父亲亲自开的门。他竟破天荒地左手拉着小宝,右手拉着小贝,怎么看都是一样亲近。吃饭的时候,父亲给小宝剥了一只虾,又给小贝剥了一只,似乎为了弥补什么,他干脆把那只虾喂到了小贝嘴里。

  老爷子到底施了什么魔法,让父亲瞬间变了一个人?张建实在忍不住了,吃完饭便把父亲拉到一边,问道:“爸,到底是什么原因,让你接受了小贝?”

  父亲瞪了张建一眼,压低声音说:“当着孩子的面,别胡说八道,小宝小贝都是我的亲孙子,在我眼里从来就没任何区别!”

  看来父亲是耍上赖了,从他这里是问不出答案了。但张建实在好奇,便悄悄打电话给老爷子:“爷爷,你那看家法宝到底是什么?告诉我吧,我快纳闷死了!”

  爷爷在电话那头朗声大笑道:“我就跟他说了一句话,什么老张家老李家的,你自己都是跟你奶奶的姓,钻那牛角尖有啥用?”

  “啊?”张建顿时愣住了,惊讶得嘴巴都合不拢了。只听爷爷继续说道:“这事儿说来就话长了,你太爷爷这个人不成器,我小的时候,他就抛妻弃子,跟着别的女人跑了。是你太奶奶一个人含辛茹苦把我带大的,长大后我主动改了她的姓。我在电话里狠狠训了你爸一顿,这世上什么最重要?是感情,是亲情!没有了这些,什么都是空的!”

  没想到难题就这么解决了,张建不禁感慨万千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