清代有一位名士游览四川成都望江楼时,写了一则上联:

  望江楼,望江流,望江楼下望江流,江楼千古,江流千古。

  他苦思冥想,绞尽脑汁,始终写不出下联,只好作罢。后来竟也无人能对。

  1964年,在望江楼举办的一次“工农兵赛诗会”上,一位青年工人却对出了下联:

  赛诗台,赛诗才,赛诗台上赛诗才,诗台绝世,诗才绝世。

  这一副对联立即得到公众的认可,它表达了劳动者的聪明才智和豪迈气概。

  明代嘉靖年间,江西吉水有个狀元罗洪先,号念庵。这个人自恃才高,非常自负。有一次,他和几个士大夫去游九江,船行不久,一个船夫求他对一下联,他看不起船夫,不以为然。但看了上联,沉思良久,竟不能下笔,船夫的上联是:

  一孤舟,二客商,三四五六水手,扯起七八叶风篷,下九江,还有十里。

  这则上联经过几百年,也没人能对出。一直到了解放后的1959年夏,才被一个叫李戎翎的人对了出来。事情经过是这样的。

  1959年6月,佛山市有个装修工人,因为制作材料的需要,托人到十里外的农村找一段“九里香”的木料,两天便运到。据说1943年,也曾有人找“九里香”,却花了一年左右的时间才弄到手。二日与一年,相差何其远。李戎翎听说此事,有所感触,灵感突发,便对出了船夫的“绝对”:

  十里运,九里香,“八七六五”号轮,虽走四三年旧道,只二日,胜似一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