王小麦站在街边卖烤红薯。一架四个钢轱辘加几块木板拼凑的小推车,上面放置一个火炭炉子,外加一筐洗得干干净净的红薯。

  王小麦扯开喉咙吼,又香又甜的大红薯,一块钱一个吃得饱饱的!不甜不香不开钱呢!吃不饱不开钱呢!

  王小麦到城市打工,带的钱眼看就要花光了,还找不到工作。他自己给自己安排工作,找来四个钢轱辘、几块木板、一个废铁桶,做了一架小推车,糊起一个火炭炉子,卖起烤红薯。

  生意还不错,时不时会有人来买烤红薯。王小麦识时务,不在大街上卖,挑偏街小巷走。加了钢轱辘的小推车在他手上能够奔跑。偶有城管人员追上来,要罚款,要收缴小推车和烤红薯,王小麦就和小推车一起跑,实在跑不掉了,就把小推车和烤红薯全塞给城管,说,拿去,拿去,我到你家吃饭就是。

  城管的人看他那个样子,教育一番,一再强调,不要在大街上卖,要在偏街小巷卖,然后挥挥手,说,去吧,去吧!

  王小麦推着小推车,扯起喉咙高叫道,又香又甜的烤红薯!一块钱吃得饱饱的!不甜不香不开钱呢!吃不饱不开钱呢!

  小推车前稀稀拉拉地围起一些人,王小麦的烤红薯确实不错。

  有人堵在王小麦的小推车前,买烤红薯的立马就散去了。来的人和王小麦差不多年纪,身上有的绣青龙,有的绣老虎。

  来的人说,小子,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?

  王小麦说,知道,这是街边上,是偏街小巷的街边上,城管说要卖就在偏街小巷卖,大街上卖不得。

  来的人说,城管算个卵?小子,知道规矩不?

  王小麦说,你们是谁?我不知道什么规矩。

  来的人说,我们会让你知道我们是谁,规矩就是你每天交二十块钱,我们保你平安无事。

  王小麦说,我一天才赚二三十块钱,我把钱给了你们,我到你们家吃饭?

  来的人不和王小麦斗嘴皮子,他们去抓王小麦的烤红薯。王小麦说,一人一个,免费品尝。来人不说话,抓起王小麦的烤红薯,一个一个地往街上扔。

  王小麦说,要不得,要不得,扔烤红薯有什么好耍嘛!

  来的人哈哈大笑,边笑边扔。

  恰逢街边有个建筑工地,堆了不少砖块在那里。王小麦随手抓起一块砖块,说,扔烤红薯一点儿也不好玩,我们玩个好玩的。王小麦双手一用劲,转眼间,手上的砖块,变成一把把砖粉,从王小麦手中纷纷扬扬地飘洒出来。

  王小麦随手抓住一个毛头青,往远处一扔,同时,脚尖一挑,刚才被毛头青扔在地上的烤红薯,立马飞起来,追上摔倒在街道上的毛头青,牢牢地塞在他嘴里。

  来的人大惊,说,这家伙练过功夫!

  王小麦哈哈大笑,说,老子三岁就跟爷爷练起,是童子功,要不要比画比画?毛头青们哪敢比画,迅速作鸟兽散。

  这情景被一个人看见了。那个人说,小伙子,挣钱干不干?

  王小麦说,挣钱怎不干?我出来就是为了挣钱,卖烤红薯就是为了挣钱。

  那个人说,打架怕不,和他们?那个人指着那些逃跑的毛头青。

  王小麦说,开始有些怕,后来他们不要我卖烤红薯,要砸我的饭碗,我得和他们拼,就不怕了。

  那个人说,小伙子,跟我走,我给你饭碗,发工资。

  王小麦跟那个人走了。那个人是一个大老板,他要王小麦给他当保镖。老板对王小麦很好,给他发高工资,配了一套房,还替他说了一门媳妇。

  过一些时候,王小麦陪老板外出,半路上,遇到了仇家。有王小麦在,老板从容不迫。

  王小麦施展拳脚,和凶手打了四五个回合,突然,像段木桩似的立在了老板身边。

  老板很快倒在血泊之中。

  王小麦也挨了一刀,但未致命。

  王小麦痛哭流涕,跪在快要死去的老板身边。

  老板死不瞑目,指着王小麦,责骂道,你那么大的本事,动手啊,怕什么啊?

  王小麦说,我怕,怕死,我死了,我的房子怎办啊?老婆怎办啊?她很快就要给我生儿子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