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键时刻,谁能站出来勇于担当?

  张强副县长的人力资源管理在职博士刚读完,就去掉了“副”字,被任命为县长,真是学业、事业双丰收,人生大赢家!

  这天,张县长正陪同市领导去辖区内的一个乡镇调研,几位领导坐在专用的中巴车上,有说有笑。

  中巴车开到一个偏远乡镇的省道旁时,突然有辆农用车轰隆隆地停在了路边一个门店门口。车主敲了敲关着的卷闸门,卷闸门“吱吱呀呀”地拉开了,一个男人拖出根管子就出来给农用车加油。车主还给男人扔了根烟,两个人熟络地聊了会儿天,油加满了,车主打个招呼开着农用车走了,那男人把加油管往门店里一扔,举起双手拉下卷闸门……

  张县长和市领导看得心惊肉跳,市领导问:“张县长,你们县里还有这么不规范的黑加油点呢?万一爆炸了怎么办?”张县长一听汗就下来了,心说真是倒霉,自己刚提拔,顶头上司第一次来调研就出状况!他赶忙说:“这应该是个例,领导您看好了,我这就现场办公,把这个黑加油点给封了!”说完,张县长就开始安排政府办通知相关局的局领导,带着执法队员半小时内赶到这里。

  县长召唤,那可是大事!不一会儿,公安、工商、商务、安监、乡镇等十几个单位的“一把手”就都带着执法队员赶来了,熙熙攘攘的,竟有百十号人,穿着各式各样的制服,把黑加油点团团围住了。张县长对下属的反应速度很满意,他让市领导在车上稍等一会儿,他这就下车去“现场办公”,指挥执法人员查封加油站。

  这时,这个黑加油门店里的人也看出来者不善了,只见从门店里颤颤巍巍走出来个老太婆,一屁股坐在了门口。“这是我儿子的店,你们要查封我儿子的店,得先过我这一关。”老太婆接着说,“我先提醒一句,我有重度高血压、心脏病、糖尿病……”说完,老太婆还咳嗽了几声,然后看着面前的百十号人,竟毫无惧色。

  这下,摩拳擦掌的局长们都不敢轻举妄动了,竟没有一个人敢上前去查封这个黑加油点。张县长让公安局局长去,公安局局长说:“县长,按理说查封一个门店,是需要程序的啊,能不能先让我们回去立案,然后调查,看调查取证的情况再定……”

  “等你们调查取证,黄花菜都凉了!”张县长有点生气。

  张县长又让工商局局长去,工商局局长嗫嚅道:“现在国家行政审批制度改革,都是先照后证了,按理说黑加油站不归我们管啊,我们没有执法权……”这时,城管局局长看来看去,怕县长下一个就“点将”到城管局,也赶紧帮腔道:“这老太太的样子,一碰就倒,万一有个三长两短,谁负责啊!”

  张县长一看手下都这么没有担当,气得不行,正准备发作,但转念一想:我刚当县长,当众发火不好,我一定要让大家知道,听我的有好处。他想起刚学到的人力资源管理课程中讲的“激励机制”,心中便有了主意。

  张县长大声对各局局长和执法人员说:“谁第一个过去查封这个加油站,我就给谁发1万元的绩效奖!”众人听后,一片哗然,没想到张县长这么有魄力!可是,兴奋归兴奋,就是没人踏出这一步。

  这时候,政府办的秘书小孟凑过来对张县长说:“县长,尽管1万元不少了,可是现在大家宁可不要钱,都不想承担责任啊!”

  张县长想了想,“胡萝卜”不行,我就来个“大棒”,便说:“哪个单位不上前,我就追究它不作为的责任!”谁知,围观的执法人员和局长们依旧没有一点儿反应。

  秘书小孟又赶紧对张县长说:“县长,大家都知道您说这个是不算数的,您哪能随便追究别人的责任呢?那得上常委会,不是您一个人说了算的啊!再说大家都不上前,您能追究几百号人的责任吗?法不责众啊!”

  张县长这下也有点蒙,市领导还在车上看着呢,要是他这个县长连眼皮子底下的非法个体户都拿不下……张县长始终认为不怕没有勇将,只怕激励太少。他又细想了想,这些公务员梦寐以求的是什么?是提拔!想明白了这一点,他计上心头,朗声对大家说:“这样吧,谁上前去把那个老太太拉开,我就推荐谁当政府办副主任,在我身边工作。”

  话音刚落,只见围观的执法人员中冲出一名高大的男子,冲过去跟老太婆说:“你知不知道你这是妨碍公务!你这样要被拘留的!你这种黑加油站安全隐患很大!”老太婆也露出了泼妇本色,开始大骂并拉扯这名男子,可是男子却不理不睬,还是连拉带拽地把老太太拉开了!

  “看看人家!这才叫担当!”张县长欣慰地说。见有人把老太婆拉开,吃了第一口螃蟹,众人也都冲上前去,贴封条的贴封条,没收设备的没收设备,不一会儿就把黑加油点封了。

  回到调研车上,市领导对张县长的执行能力大加赞赏,张县长也很得意。送走了领导,张县长马上召开会议,对那名执法人员大加赞赏:“就应该像人家那样,有人负责我协助,无人负责我担当!”可是,大家突然发现,竟然忘了问那个执法人員是哪个单位的了。

  张县长马上表示,古有商鞅“立木取信”,今天我也要效仿古人,言而有信,推荐人家任政府办副主任!于是,他立即安排工作人员去调查那个人究竟是哪个局的,不一会儿就有人回话了,说那个人是安监局的档案管理员郝志!是个军队转业干部。张县长说:“转业干部好!军人就是有执行力!比你们这些人强多了!把他叫来……不,我亲自去安监局拜访他!这年头,这么有担当的干部不多见了!”会场的其他人嘴上附和,心中却很不服,什么“有担当”?还不是看上政府办副主任这顶官帽子了!

  一群人前呼后拥地跟着张县长走到安监局,径直去了档案室,张县长一眼就认出了郝志,亲切地走过去握着郝志的手,道:“你很有担当,很优秀,我是来兑现承诺的!我是专程过来请你到政府办工作的!”

  众人都羡慕这个郝志,没做什么大事,就提拔了副科级,还是要害部门,简直是少奋斗了10年;也有人暗自后悔,自己当时怎么就没冲出去呢?可郝志却是一脸迷茫的样子,但他也知道,和自己握手的人是县长,政府网站上有照片,因此也没有开口问什么。这时,档案室的主任凑到张县长耳边道:“县长,你跟他说什么都没用,他转业前是炮兵,受过伤,双耳失聪,什么都听不见!”

  “啊?”这下,张县长愣住了。

  等反应过来,张县长不禁感叹道:“这年头……”可看看一屋子的人,话再也说不下去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