面包房

  民国时,天津有个老毛子叫谢尔盖,是沙俄贵族的面包师。俄国十月革命爆发后,他跟着主子流亡到了天津俄租界。因他嗜酒如命,老耽误事儿,主子扔给俩银盘子,把他轰走了。

  谢尔盖在津门无依无靠,幸好在这儿待久了,和中国人交流不成问题,于是他卖了银盘子,在高加索路开了家小面包房。没想到,买卖却一下子火了。为嘛,因为他烤的大列巴又软又劲道,尤其是各种水果口味的慕司黑面包,那在九国租界是独一份。

  买卖火了,谢尔盖忙不过来,就想招个伙计。谁知,来了七八个小伙子,他都不满意,直接回绝了人家。

  这天,一个瘦小个儿来应招。谢尔盖喝着烧酒,问:“你叫啥名字啊?”

  小伙子回答:“哈拉绍。”谢尔盖一听,忽然一拍桌子:“好,就你了!”

  有人纳闷儿了,谢尔盖为嘛单单就相中了哈拉绍呢?后来才终于弄明白,哈拉绍和俄语中的“好”同音。

  哈拉绍还真是个“好”伙计:面包房烤面包用的煤是煤铺子送来的,每次都掺煤矸石,气得谢尔盖直骂,哈拉绍却说:“小事一桩,包在我身上!”然后他借了辆板车去煤铺,挑来了最好的开滦煤。烤面包费木铲,木匠偷工减料做得特薄,哈拉绍就照猫画虎,做的木铲好使还耐用。更让谢尔盖高兴的是,哈拉绍居然会说两句俄语,乐得谢尔盖逢人就夸他“哈拉绍”。

  哈拉绍还特会来事儿,时不时孝敬谢尔盖两瓶好酒,哄得谢尔盖边喝酒,边教哈拉绍烤大列巴。不到俩月,哈拉绍就把烤大列巴的活儿全包了,顾客还以为是谢尔盖烤的呢。

  甭看谢尔盖长得五大三粗,但他也留了一手,不教哈拉绍自己最擅长的慕司黑面包,怕教会徒弟饿死师父。

  其实,哈拉绍背着谢尔盖学着做了几次,可每次都烤不成形。他很纳闷儿,配料都是一样的,为嘛就做不成呢?

  这天,谢尔盖躲在里间做草莓慕司。哈拉绍在门外干活,他故意把买来的一瓶好酒打开,喝光了。里面的谢尔盖闻到这股浓郁的酒香,再也无心做慕司了,一把打开了门,大鼻子使劲地嗅着,问:“这是嘛酒啊,这么香!”

  哈拉绍麻利拿起另外一瓶,说:“老板,这是我孝敬您的山西汾酒,中国四大名酒之一,要不您尝尝,倍儿好!”

  谢尔盖肚里的酒虫一下子被勾了上来,他接过酒瓶,咬开瓶盖,喝了一口,那叫一个美啊,大屁股一坐,就喝起了汾酒。

  哈拉绍故意问:“老板,您不做慕司了啊?”

  谢尔盖咂巴着嘴说:“你进去做吧,我喝几口酒。这酒真棒。”

  哈拉绍连忙进去,仔细一瞧面板,终于发现了其中的门道。难怪谢尔盖做的慕司有模有样,原来里面掺了压碎的饼干渣啊。

  一天晚上,趁谢尔盖醉酒后,哈拉绍终于做出了正经八百的慕司黑面包。

  半个月后的一天,哈拉绍忽然对谢尔盖说:“老板,我看您一人特孤单,给您介紹个老板娘吧。”

  谢尔盖说:“我不喜欢中国的小脚女人,只喜欢俄国娘们。”

  哈拉绍嘿嘿一乐:“您放心,我保证,给您介绍个倍儿漂亮的俄国娘们!”

  老板娘

  第二天,哈拉绍果真带来了个漂亮的俄国娘们,名叫娜塔莎,身材倍儿好,还是贵族出身,谢尔盖一眼就爱上了她。半个月后,俩人举行了婚礼。

  婚后,娜塔莎才发现,谢尔盖是个酒腻子,每天喝得晕晕乎乎才回家,她劝了好几次,可他每次都是左耳朵进、右耳朵出,照喝不误。娜塔莎一气之下就不搭理谢尔盖了,还给公寓里的一个老毛子画家当起了模特,两人整天黏在一起。

  哈拉绍多次提醒谢尔盖:“老板,您可得多长个心眼儿,甭让那画家把老板娘拐跑了。”

  这话戳中了谢尔盖的痛处,他瞪着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