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幢建于上世纪90年代的房子,经历20多年风雨洗礼,墙面斑驳,还有地方出现裂痕。不得已,父亲带着他对老房子修修补补。

  “爸爸,我长大以后想读建筑专业,毕业后给你们造楼。”一脸童稚的他,十分认真地对父亲说。这年他才10岁,自告奋勇地给正在砌墙的父亲打杂。孩童时代的梦想总是多变的,或许今天想做建筑师,明天可能会冒出想做科学家的想法。不过,父亲没有打击他的积极性,轻轻地捏了捏他的小鼻子:“好,爸爸以后就住我儿子造的房子。”

  他的动手能力很强,无奈读书方面没有天赋,成绩总是位列班级20名开外。中考时发挥不理想,未能被志愿书上的第一志愿录取,被调剂到广州市建筑工程职业学校的建筑施工专业。

  很多人眼中,职校生似乎就和“差生”“学渣”划上等号。很多家长不顾孩子反对,坚决让考分不理想的学生去复读。他父母也有过犹豫,期许儿子能进入大学。他却不以为然,说条条大路通罗马,为什么职校生就一定没有美好的未来?史上很多功成名就者学历并不高。学历只代表一个人求学的经历,不能代表一个人的能力和前途。再者建筑施工专业正是他喜欢的专业,他又提到幼年时的那个梦想,说希望三年职校生活,能帮助他尽早圆梦。至于本科学历,以后工作后还能去读。他的一番话,彻底说服了父母。

  2014年9月,他带着儿时的梦想来到广州市建筑工程职业学校。事实上,他所学的专业主要做测量和检测,与原先造楼的设想有些差距。

  二年级上学期,学校公告栏内贴出一张大赛启事。这是一场校园砌筑比赛,要求参赛者在规定时间内,完成一面有特定图案花纹的墙面,以图案的审美趣味评定最终得分。如果在比赛中拿到名次就可以加学分,还能提前毕业,他想试一下。这场比赛报名的学生并不多,所以参赛者有机会得到专业老师的悉心辅导。这位老师名叫林晓滨,是第42届和第43届世界技能大赛中国队的备选选手。经过半个月的训练,林晓滨发现他是个可造之材。果然他不负众望,在这次校园砌墙比赛中夺得第一名。

  颁奖仪式结束,林晓滨把他叫到一边,郑重地对他说:“你想不想在砌墙这方面有深入的发展?”

  这个问题让他有些发懵。他最初参赛的动机只是多拿学分,根本没考虑在砌墙这方面多花心力。不过既然老师开口,他愿意去尝试一下。

  经过层层选拔,他竟然在2016年12月进入国家队,最终作为砌筑项目的唯一选手代表中国出征世界技能大赛。他进入封闭集训状态,目标直指世界技能大赛。其实他的备战,一直可以追溯到2015年8月。这两年间,除了常规的文化学习,他的时间几乎全部用来搬砖、砌墙,砌好了拆,拆了再砌,就这样反反复复训练,手上磨出了厚厚的茧子。他每天砌200多块砖,调精度、勾灰缝、清洁墙面,边砌边量,以保证最后的精度。搬砖砌墙耗费体力,特别是夏天,工作间里的温度将近50℃,汗水混杂砖灰,弄得他整个人灰不溜秋。如此艰苦的环境,使生活条件优越的90后很难坚持训练。但他不怕枯燥、不畏艰辛,整整坚持700多个日夜。

  2017年10月,他和老师一起来到世界技能大赛这个梦寐以求的舞台上。他有着同龄人少有的成熟,没有紧张慌乱,只是在心里想着反复训练的技能,还有老师叮嘱的要点。在砌筑项目上,德国、英国、奥地利、丹麦等是传统强国,他将和其他29个国家的选手一较高下,需要在4天、共计22个小时内砌一面有鹰的图案、1。3米高的墙。拿到图纸后,他胸有成竹,因为训练时砌过类似的墙。砌筑项目要求高精度、高标准,水平、垂直方向都要精确到毫米。他一般都是精确到毫米的,足以应对大赛评委严苛的眼光。经过评委的投票,他最终获得砌筑项目冠军,实现中国在该项目上金牌零的突破。

  他就是梁智滨,一个19岁的中职生,用数年努力演绎一段属于自己的传奇。他曾砌过广州塔、莲花、挖掘机、孔雀等造型,现在这些都保留在学校里。对于砌墙,他从未有过嫌弃。他说:“如果你把自己当成是艺术工作者,把砌的墙当成一件艺术品来看待,就不会感到乏味。”

  正如梁智濱所说,如果将辛苦付出的成果当成艺术品,那些枯燥乏味的过程,就不会成为中途放弃的理由。享受过程、憧憬结果,用这样的心态去追逐梦想,真好。